xml地图|网站地图|网站标签 [设为首页] [加入收藏]
当前位置: K8彩乐园 > 政策 > 正文

行政机关超越职权 作出的决定应予撤销

时间:2020-01-23 16:54来源:政策
行政机关超越职权 作出的决定应予撤销2016年5月虫草采挖期间,多某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立新乡叶青村担保12名外来人员采挖虫草,每人9000元,管理费共计108000元。叶青村村委会多

行政机关超越职权 作出的决定应予撤销 2016年5月虫草采挖期间,多某在玉树藏族自治州治多县立新乡叶青村担保12名外来人员采挖虫草,每人9000元,管理费共计108000元。叶青村村委会多次要求多某缴纳其担保的虫草管理费,但多某拒不缴纳。治多县立新乡政府以维护村民财产权益为由,向公安机关报案。8月26日,治多县公安局对多某作出行政拘留7日,并处300元罚款的行政处罚决定。多某不服,向法院提起诉讼。一审法院以行政处罚决定程序合法、适用法律正确为由,驳回其诉讼请求。多某不服,提起上诉。二审法院认为,治多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适用法律错误,多某违反的是《治多县虫草采集管理办法》及当地的村规民约,其扰乱的是村社秩序而未违反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规定,治多县公安局无权对多某作出行政处罚。同时,治多县公安局未向多某告知相关权利义务及救济途径、期限等,亦未在指定期间内将被拘留的情况告知其家属,执法程序违法。治多县公安局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违法,应予撤销。 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时,应充分保障当事人的权利。然而在司法实践中,一些行政机关在作出行政行为时,不但不告知当事人相关权利义务,程序上也存在诸多问题。就本案而言,治多县公安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,既不告知多某相关权利义务和救济途径、期限,也未在指定期间内将当事人被拘留的情况告知其家属。同时作出行政处罚决定适用《中华人民共和国治安管理处罚法》第二十三条第一款中扰乱机关、团体、企业、事业单位秩序,致使工作、生产、营业、医疗、教学、科研不能正常进行,尚未造成严重损失应当由公安机关处理的规定错误。本案中,多某没有按照《治多县虫草采集管理办法》及当地的村规民约上缴管理费,不属于公安机关治安管理职权范围,也不属于治安处罚法应予处罚的情形,治多县公安局对多某作出的行政处罚无法律依据,且超越职权。

行政拘留的做出必须符合行政处罚法所规定的程序,当然并不是所有行贿增拘留的做出都是需要执行的,有一些特殊的人群在行政处罚法的规定当中是不需要被执行的,关于瓯海行政拘留在哪里,是怎样的很多人有疑问,接下来让小编来告诉大家有关的法律规定和相关的知识。

一、瓯海行政拘留在哪里,是怎样的?

行政拘留关押在拘留所。

《拘留所条例》第九条规定:拘留所应当凭拘留决定机关的拘留决定文书及时收拘被拘留人。需要异地收拘的,拘留决定机关应当出具相关法律文书和需要异地收拘的书面说明,并经异地拘留所主管公安机关批准。

行政拘留是指法定的行政机关(专指公安机关)依法对违反行政法律规范的人,在短期内限制人身自由的一种行政处罚。行政拘留是最严厉的一种行政处罚,通常适用于严重违反治安管理但不构成犯罪,而警告、罚款处罚不足以惩戒的情况。因此法律对它的设定及实施条件和程序均有严格的规定。行政拘留裁决权属于县级以上公安机关;期限一般为10日以内,较重的不超过15日;行政拘留决定宣告后,在申请复议和行政诉讼期间,被处罚的人及其亲属找到保证人或者按规定交纳保证金的,可申请行政主体暂缓执行行政拘留。行政拘留不同于刑事拘留和司法拘留。

行政拘留具有下列特点:

(1)行政拘留是一种严厉的行政处罚形式,只有县级以上公安机关才享有拘留裁决权,期限限制在1日以上15日以内。

(2)行政拘留不同于刑事拘留。前者是依照行政法律规范对违反治安管理法规的人采取的惩戒措施;后者是依照刑事诉讼法的规定而采取的临时剥夺k8乐园彩在线,犯罪嫌疑人的人身自由的刑事强制措施。

(3)行政拘留不同于司法拘留。后者是人民法院依照诉讼法的规定对妨害民事、行政诉讼程序的人所实施的临时剥夺其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。

(4)行政拘留不同于行政扣留。行政扣留是行政机关采取的临时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强制措施。

(5)行政拘留与拘役不同。拘役是由人民法院对触犯刑法的人判处的一种刑罚。

我国行政拘留制度中存在的问题

(一)忽视了限制人身自由的特殊性

行政拘留限制的是公民的人身自由,而人身自由权四宪法所规定的一种基本权利。但是我国《治安管理处罚法》针对行政拘留并没有什么特殊性,该法将行政拘留与警告、罚款、吊销公安机关发放的许可证等并列,在适用程序等方面亦没有明显的区别。

笔者认为,这样的做法没有体现宪法和法律对公民基本权利的保护。忽视了人身自由权的特殊性。“在世界范围来看,由于人身自由是受宪法保护的基本权利,因此对限制人身自由措施的发动,必须经法院审查,这是各国公认的行政合法性的基本要求。换言之,任何行政机关不能自行决定采取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措施。即使在大陆法系的行政处罚法中,也没有人身自由罚。”[4]

立法者可能考虑到我国在社会转型期违法现象比较多,因此设置了这样的处罚种类,但是立法者明显忽视了这种处罚的特殊性,进而忽略了特殊的程序设置,没有在程序上做到更为谨慎,更为严密。

(二)缺乏听证程序

编辑:政策 本文来源:行政机关超越职权 作出的决定应予撤销

关键词: